bet36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--在线读刊
叶连平:四十载守望乡村教育
2019年01月31日

马鞍山和县乌江镇卜陈村里有这样几间房,房外的墙上挂着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的牌子。光线不太好的屋内有一块黑板,一些课桌。靠近门边的桌上摆着一沓英文练习簿,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拿着一枝水墨不多的红笔,埋首桌前批改学生的作业。他勾驼着背,低下头凑得很近,努力辨认那些他笑称“像胶水粘在一起”的英文字母。下笔时很用力,可以看见手上的青筋。

这位老人便是现年91岁的卜陈学校退休教师叶连平。

“让播下的种子丰收”

2000年起,退休后的叶连平决定为村里的孩子们义务辅导功课。后来,他又利用周末帮助孩子补习英语。因为他知道,对于生长在乡村的孩子而言,英语是学习路上的一大难关。“孩子们在课堂上听不懂,回家也没人教。尤其是留守儿童,父母外出打工,跟随年迈的祖父母生活,有的老人可能连汉字都不认识。”叶连平的心愿是尽可能帮他们在英语单科上达标,以免影响升学。

叶连平所教的学生有小学二年级的,也有初中二年级的,一共四个班。每周六、周日的课程都是满的,平均一天要批改数十份作业,每一份他不仅标出对错,还在旁边写出正确答案。他常常一边改作业一边发现问题,把这些问题作为下节课重点讲解的内容。

从教以来,叶连平坚持家访,不主张打电话解决问题。有一次,得知班里有个成绩比较好的学生将自己的作业借给别人抄后,他便去学生家里找她的奶奶谈话,还用生动鲜活的事例向孩子说明这是个不好的习惯,要改正。之后,那个孩子就再也没有将自己的作业给别人抄。在叶连平看来,家访能迅速解决问题,效果也立竿见影。

十多年来,叶连平不仅给学生们无偿补习,还自掏腰包带学生去外地研学。他清楚记得,有一年带孩子们去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时,有个孩子在看“万人坑”时哭了,指着一块骸骨边哭边说:“老师,你看,这是个小孩啊。”这使他感触很深,并坚定了他要坚持带孩子出去拓宽视野的决心。

叶连平平时教学生都是在政府为他建的“留守未成年人之家”,就在家对面,由仓库改建,里面有一部亲情电话,供学生与外出打工的父母联系。“除了留守儿童应成为老师关注的重点以外”,他认为“单亲家庭的子女和孤儿也更需要关爱和照顾。”

他教过的学生“数以千计”,看到很多学生各方面事业卓有成效,他很高兴,“当你播下的种子丰收了,我想每个人都会是开心的。”

与时间赛跑的“倔老头”

人常言:“活到老,学到老。”叶连平对学习的热情从小就有,抗战胜利后,随父亲去往南京,期间,他利用闲暇时间学会了一口流利的英语。解放后,他在识字夜校工作,从此爱上课堂。之后的十余年,叶连平从未放弃学习。1978年至今,叶连平坚守乡村教育已有四十年。

虽已鲐背之年,但叶连平仍声音洪亮,咬字清晰,只是走路有些缓慢。今年8月,他骑自行车时被撞,腰椎受伤。医生叮嘱他要卧床休息,但他心里放不下孩子们,还是很快就出院。现在的他长久站立还有些困难,身上仍裹着护腰,“不能站就坐着,反正课是要上的。”中气十足的声音让人根本想不到这是一位经历过几次大手术的老人——5年前,叶连平在家访路上被一辆电动车撞倒,之后便经常跌倒,后被查出是脑膜炎加脑溢血,手术成功后,他也是“线还没拆”就往家赶。他一边说,一边拨开自己的白发,说头上还有术后留下的“两个洞”。

除了义务补习,叶连平还让学生在他家里吃住。问及原因,他说:“我自己没有孩子,所以我特别喜欢孩子,”他认为学生在这吃住是一种愉快,“和孩子们在一起,我就忘记自己头上有多少白头发了。”

如今已为人母的杨鸿雁曾在叶连平家住了6年,一直唤叶连平为“爷爷”。“他是我除了父母之外最亲的人”,上大学是叶连平送她去学校,帮她办好所有手续。她说自己从叶老师身上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不懈的精神,还有他艰苦朴素的习惯,这些对她如今教育自己的孩子帮助很大。她十分担心老人的身体状况,经常劝他多休息,但“只要是关于教育,谁劝都没用。”她眼里的叶连平是一个“倔老头”——“必须要把所有事情做完才能睡觉,经常批改作业到晚上11点。”

“永不熄灭的烛光”

学生上课的教室墙上贴着几幅“名人名言”,其中一幅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方志敏的一段话:“我们活着不能与草木同腐,不能醉生梦死,枉度人生,要有所做为!”这段话对叶连平影响颇深,有着32年党龄的他时刻谨记自己的党员身份,他说:“只要活着,接受党的指示,就要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”

在他看来,“共产党员应该是播种机、宣传员。”他每天晚上都会看《新闻联播》,把自己了解到的时事传播出去,将重要新闻手写在村里的黑板上。这件事,他已经做了很多年。

他坚持认为,老有所乐的前提是必须要老有所为。作为一名党员,处在新时代就要有所作为。同时,“帮助学生解决困难是当老师的责任”,于是在他的努力和政府的支持下,“叶连平奖学金”成立了。七年来,来自社会各方的力量陆续往基金会投了几十万元,奖助对象包括卜陈学校及周边地区的中、高考成绩优异及家庭贫困的孩子。

有一句话常被叶连平挂在嘴边——“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。鞠躬尽瘁,死而不已。”他这样解释前一句:“希望自己的最后一口气是在讲台上呼出的”,认为自己作为一个党员应该这样做,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后一句则是指,即使在他去世后,“叶连平奖学金”也仍会发挥作用,帮助更多的孩子。不仅如此,他还打算在自己去世后捐献遗体,“将这具‘臭皮囊’献给医学事业。难道这不算是死而不已吗?”他笑呵呵地反问。

虽荣获“全国中小学德育先进工作者”、“中国好人”等荣誉,但在叶连平眼里,“所有的奖励都是过去的,坚决不能把鼓励当作光环。”

有人称他是“永不熄灭的烛光”,他却说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萤火虫而已。□

iv>